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有一个剑仙娘子_ 第八十六章 终南有何-

时间:2021-07-03 10:2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阳小戎小说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第八十六章 终南有何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清晨,一座幽静雅致的小院。

    一个背着书箱,佩玉胯剑的年轻儒生推开院门,大步迈出。

    腰间两块天生一对的玉牌,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年轻儒生在门前停步,转身看了眼门扉内,已经很是熟悉的院子,透过那扇夜夜都有明月光顾的格窗,可以看见半张他习惯在月光下支手倚头的红木书桌。

    年轻儒生瞧了几眼,嘴角习惯性的微微弯起,合上了院门,转身去与同伴汇合。

    赵戎今日没有穿往常一样的素色儒衫,而是难得的换了一身奢华精细的锦绣襕衫,一身精致打扮,若从稍远处看来,就是一个卓尔不凡的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这是林文若昨夜派下人给他送来的,说今日务必穿的郑重些。

    赵戎起初不明所以,直到林文若独自一人送行,带着赵戎三人来到了洛京城北的十里长亭,赵戎才知道为何如此郑重。

    赵戎骑在马上,左右张望,看着路两旁越来越多的洛京百姓,特别是正前方不远处隆重盛大的阵势,一支君王銮驾正在等待。

    赵戎不禁苦笑转头,看着身边表情悠然的好友。

    只是赵戎刚想开口,就被林文若抢先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子瑜,这真不是我故意安排的,百姓是自发前来的,国君和城里的贵人们也是主动过来的,嗯,我只是稍微和他们提了下你今日要走,没想到他们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戎摇了摇头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洛京百姓上一次如此自发的为某人送行,也不知道多早以前的事了,当初我去书院读书,离开时也没有这么大的架势。子瑜,你真是羡煞旁人。”

    赵戎谦虚道:“唉,等你拥有了我这样的绝世容颜,你就会知道,这也是一种烦恼。”

    林文若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久后,赵戎一行人下马,终南国君上前迎接,在距离赵戎三步处,作势行礼,赵戎快步上前搀扶,只是国君语气亲切的喊了声“国师”,让赵戎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赌那件国师袍,哪里是为了做你的国师。

    赵戎急忙推辞,婉拒了终南国君的殷切挽留,又使眼色给林文若,叫他帮忙,好一会才脱开了身。

    十里长亭,杨柳依依,前来送别的洛京百姓,摩肩接踵,拥堵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此后,众人依依不舍,再次步行十里送行,在离别之时,共饮送别酒,感作离别诗。

    这一日,洛京万人空巷,十里长亭柳条折尽。

    赵戎跨上马背,转头看了眼马下,为他牵马执鞭的林文若,眼神微凝,却言简意骇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文若微微仰头,笑容温润的点了点头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赵戎回头,抿嘴看了眼北方,指尖轻抚白色玉牌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策马前行,不再回头,腰间佩玉清脆叮当。

    苏小小和柳三变紧随其后,随行的还有一伙会带他们抄近道离开终南国的羽林卫。

    当年轻儒生前行不远之后,忽听后方传来踏歌之声。

    那是终南山孕育出的灵秀女子们的声音,嗓音澄澈,婉转悠扬。

    “终南何有?有条有桂。公子至止,锦衣襕衫。颜如渥丹,其君也哉!”

    “终南何有?有纪有堂。有匪君子,黻衣绣裳。佩玉将将,寿考不忘!”

    终南山上有什么?有山楸来有桂树。

    有位公子来到此地,锦绣襕衫,面色红润,他是有匪君子,带着精美的佩玉,随身移步叮当作响,祝他福寿绵长,终南百姓永不会忘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黄昏傍晚。

    兰溪林氏庄园,一座清晨时被某人轻轻合上的幽静院子,被一个颀长儒生推开。

    吱扭声,响起在空旷的院落中。

    颀长儒生进入屋内,来到那张每夜都会承载半桌月光的书桌前。

    红木桌案上,靠近窗户处,静静躺着一张折起的诗笺。

    此时正沐浴着夕阳灿烂的暮光。

    一只修长手掌向它伸去,将它缓缓摊开。

    桌面上升起了一轮明月。

    清风将衣袖吹响。

    星辰满屋,正在静静流淌。

    “《点绛唇》,赠文若兄。”

    “醉倚栏杆,湖心亭外星如雨。与谁同坐,明月清风我。”

    “知音一来,有唱应须和。还知么?自从添个,风月平分破。”

    那一日,醉酒倚着栏杆,在湖心亭内,抬头,只见暴雨般的星光。

    和哪个一同倚坐?明月、清风、我或他。

    遇见了知音,有唱自然有和,你奏琴,那么我就作诗。

    你知道吗?自从认识,那亭外清风、山间明月的享受,自然是你我各一半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诗笺依旧静静躺在书桌上,那轮明月等来了另一轮明月的月光。

    只是桌前已经无人。

    他又去了院子后的那片花林。

    蹲在了那颗系着红绳的树下,他低着头,将两壶桂花酿合葬。

    在终南国,有个古老的习俗,年轻男女订婚之时,会各自在两颗桂花树上系上红绳,在树下埋一坛桂花酿。

    这两颗桂花树往后便不能再采。

    若是有情人未成眷属,或婚后和离,那红绳便要解下。

    若二人幸福美满,花好月圆,那红绳便永不能解。

    桂花酿也要一直埋下,就给后人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沾满泥土。

    缠绕的布巾又逐渐湿润。

    那夜,在太白山上,同样是一片花林中。

    在那颗依旧系着红绳却又挂上三尺白绫的树下。

    有一袭紫衣。

    她问他。

    那一日,他对冲虚观发难。

    但为何要将她的嫁妆丢下?

    为何不将她先娶回家?

    她说她其实愿意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苏小小,你帮本公子保管的荷包和香囊呢?”

    “赵戎,这儿好热闹啦,我们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别打岔,那些仰慕我容颜与才华的姑娘们,送我的荷包和香囊呢?”

    赵戎板着脸,盯着东张西望的苏小小。

    “唔,小小看看,呀!去哪了?小小记得就是放在了书箱里的,怎么不见了?哎呀,到底去哪了,那天离开前,我就是和书箱放在一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小小歪了歪头,忽然捂嘴,一边惊讶的嘀咕着,一边翻起了她的小书箱,“香囊,荷包,你们别躲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戎眼皮跳了跳。

    苏小小悄悄瞟了眼赵戎。

    “呀!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小狐妖一副恍然大悟的摸样。

    “离开兰溪那天,你,你催我太急,我我……我好像忘拿了。”

    苏小小咬着唇瓣,仰着头,目光晶莹的注视着赵戎。

    “要不,要不小小给你做个香囊吧!”

    小狐妖眼睛一亮,鼓着嘴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赵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想想还是说点什么吧......

    呼~

    终南国副本终于写完了,剑娘是第一本书,好多东西都在摸索中,第一个副本有很多不足,也有一些感觉较为满意的地方,但最重要的,是在写的过程中的成长,这也为以后写太清四府见青君的剧情练笔。

    所以我觉得写这个副本是有必要的......并且主角不是也收获了很多东西吗~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