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的功德不见了_ 第22章 横戈马上行(20)-

时间:2021-07-08 19:3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木榧小说我的功德不见了 第22章 横戈马上行(20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白桑没有犹豫,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男人瘸着腿想要走到父亲身前挡住他。

    但是老这的动作更快一些,直接把他牢牢按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两位莫要惊惶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桑一下子卡了壳。

    草率了。

    忘了问驸马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是三公主驸马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拿出了那块玉佩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者接过,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是,是明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松开按住大儿子的手,将玉佩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明训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老者突然想起了什么,急急地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白桑摆摆手:“他好的很,只是在下前来,是有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“我谢家现如今,还有什么事情能帮得上别人?”

    谢学士苦笑不已。

    谢明思却是有些怀疑的看着白桑。

    “明训的东西为何会在你的手上,你们又是如何认识的?”

    白桑继续伸手摸下巴:“我也是被掳进公主府的,你信吗?”

    谢家父子俩用明显不信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无比俊俏潇洒的小郎君。

    “你们谢家男儿,岂会心甘情愿在那种府上生活。”

    白桑倚在桂树上,气定神闲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很巧,我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谢家人又岂会愿意看着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。”

    “更巧,我还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找到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白桑闻着空气中弥漫开来的桂香,觉得原本没有头绪的事情,现在已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这道口子到底能不能继续让事情明了现在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在她白桑手里,没有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两位的见面礼,三日之后,我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白桑留下一个瓷瓶。

    “外敷于伤处,一日三次。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会有些疼痛,疼完就会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又如来时一般,悄无声息的离开。

    谢学士看着桌子上的小瓶,神色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有耳朵的人就能听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东西真的敢用吗?

    谢明思伸手拿过瓶子。

    “最坏还能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母亲在家里出事的时候一病不起,直接去了。

    妻子在自己瘸了之后讨了一纸休书,另嫁他人。

    再坏,还能怎样。

    左右这药是给自己用。

    三公主府。

    三公主回府之后,便要去找白桑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还不知道新来的小美人住在哪里。

    于是又拐道去找了秀儿。

    随后,便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于是白桑回到公主府的时候,就见某个院子灯火通明,某写出来会被和谐的声音极为高亢。

    可见秀儿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。

    白桑乐得清静,过去将玉佩还给谢明训,就又出了府。

    酒楼中,一道身影站在她的房间门口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“呦,楚公子,这下是真的带着诚意来了?”

    白桑笑着与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楚黎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    白桑打开房门:“可有好酒?”

    楚黎一怔:“下次一定带。”

    白桑进屋坐下,托着下巴问道:“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楚黎坐在她的对面,眼底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自然,我们合作,以东江为界,如何?”

    白桑手指继续敲桌子:“不如何。”

    楚黎一愣,他没有想到白桑会拒绝。

    面前的俊俏公子突然起身,俯下身子看他。

    眼底只有肃然。

    “这天下不管一分为几,都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问,这百姓,你到底在乎几分?”

    楚黎不知为何,面前出现了一道虚影。

    虚影里的是个女子,声音就像是小时候窗台下的那串风铃一般悦耳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谁执政掌权,我只在乎天下百姓是不是能有太平富足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那张脸慢慢与面前的这张脸重合,最终完美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楚黎捂住额头,头又要开始疼了。

    他能确定,那张脸,他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但是,这该死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头疼很快过去,既没有昏厥,也没有断片。

    “白公子,我既看不惯这天下战乱,就想要让天下太平。”

    白桑紧紧盯着楚黎的眼睛,从那眼里她确定没有看到虚假与敷衍,这才站直身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说的都只是空话,我不介意换个人接替你。”

    楚黎点头,随后递上一块黑乎乎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一批私军,公子若是需要人手,可以调遣。”

    “这批私军只认令牌。”

    楚黎说完,便告辞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怎么的,这心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白桑看着手里的令牌,这材质应该是上好的阴沉木,不知道被人把玩了多久,上面的包浆匀称而又通透。

    她随手放入戒指。

    这楚黎还行吧,自己正好需要有几个人保护一下谢学士。

    那个丞相听起来基本上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那个皇帝如此是非不分忠奸不辨,也不用再治疗了。

    与其花大力气去掰正那些人的观点作风,还不如换一换。

    白桑虽然不能释放神识,但是作为已经蜕变了的仙人,她能感觉到周围有几个人在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淡定地坐下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顷刻之后,六名身着黑衣的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学士的府上知道吧,你们去两个人,护好那对父子。”

    “顺便看好他们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其中两人毫不犹豫地拱手离开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多说。

    白桑对此很是满意,她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话痨似的存在。

    简直头疼。

    其余四人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再去一人到谢明训那边去,把他的动静和安全都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与谁接触,有书信来往,都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又有一人离开。

    白桑看了一眼剩下的三人,笑眯眯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里,谁是头?”

    有一人上前一步:“主上,属下九溪。”

    “你手下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白桑懒洋洋地问道。

    做好事有点累,一进周王都城就忙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“属下统领两百人。”

    九溪态度十分恭敬,果然是只认令牌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丞相府你们能进去吗?”

    九溪略微一思索,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丞相府中有一方不属于周国的势力,属下想要毫无声息的潜伏,有些难度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